数据细说1819赛季德甲裁判:场均红牌数仅014张

时间:2022-11-25 10:58

  今日为大家带来2018/19赛季欧洲四大联赛(英超、西甲、德甲、意甲)裁判执法数据整理统计之第三篇——德甲裁判。

  (注:本懂球号与微博以及微信公众号“裁判圈”并无任何关系,只是小编起名时一时糊涂,在懂球号使用了这个名字,由于懂球号一旦创建则无法改名,请大家见谅。以下数据均为本懂球号自主统计,如有疏漏,欢迎指正,也请大家多多谅解!)

  (图) 本赛季德甲裁判员 (图摘自德国足协官网,按下表顺序从左至右排列)

  本赛季德甲共有26位裁判员,这也是五大联赛中裁判员人数最多的。其中有11位国际级裁判(10位男裁判外加施泰因豪斯),其中布吕希、兹瓦耶以及艾特金为欧足联精英裁判,施泰因豪斯则是欧足联女子精英裁判序列中的一员。施蒂勒、席伯特以及魏茨目前是欧足联一级裁判,剩余4位则为欧足联二级,其中包括今年年初顶替45岁的格拉菲成为国际级裁判的施蒂格曼。

  德甲裁判的选派较为看重裁判员的执法能力,按能力高低分配比赛场次以及数量。本赛季德甲执法场次最多的裁判是已在今年年初从国际级退役的格拉菲,德国足协几乎每个比赛日都会给他委派执法任务,没有一次四官或VAR的工作,一个赛季下来德甲、德乙、德丙以及德国杯共执法了36场比赛,这也是所有德甲裁判中赛季各项赛事执法场次之最,出色的执法表现也让其拿到了本赛季德甲联赛两回合国家德比以及最后两轮拜仁多特争冠大战的执法机会。

  国际方面,德甲第一哨布吕希本赛季共执法了6场欧冠联赛,是欧冠裁判中执法场次最多的,而从历史数据上来看,布吕希目前在欧冠历史执法场次中以53场排名第二,仅比排名首位的前丹麦名哨尼尔森少4场,不出意外的话布吕希下赛季有机会打破尼尔森保持了多年的欧冠联赛执法场次记录。

  与布吕希同名的兹瓦耶本赛季执法了5场欧冠,其中包括1场附加赛、3场小组赛以及马竞与尤文的1/8决赛的焦点大战,足以看出欧足联对他的信任,两年后应该可以接班布吕希,成为德国第一哨。

  艾特金则在“诺坎普奇迹”之后逐渐被欧足联边缘化,即使目前还在精英基序列中,但位次已然被兹瓦耶所超越。艾特金本赛季在欧冠仅执法了2场小组赛,在欧联执法到了1/8决赛的第二回合。

  五大联赛史上首位女性裁判员比比安娜·施泰因豪斯在国际赛场上除了此前已执法过决赛的女子欧冠赛事之外,还参加了法国女足世界杯,执法了小组赛法国2:1战胜挪威的比赛,但不幸在这场比赛中受伤,至今还未伤愈,错过了下赛季前德甲裁判的体能测试。德甲裁判兹瓦耶、丹克特以及施蒂格曼则以VAR的身份参加了女足世界杯的执法工作。

  施蒂勒与席伯特目前均为欧足联一级裁判员,两人在德甲与欧战中都用出色的执法表现证明了自己,本赛季两位各执法1场欧冠小组赛以及4场欧联杯的比赛,席伯特还执法了U20世界杯。从年龄上来看,更为年轻的席伯特似乎比与兹瓦耶同岁的施蒂勒在晋升机会上更加有优势。

  本赛季德甲赛场上共出现了1036张黄牌以及43张红牌,场均黄牌数仅3.39张,场均红牌数仅0.14张,远低于意甲西甲的场均红黄牌数,仅比英超略高一些,这也可以看出德甲裁判在执法时是不太喜欢出牌的。

  (图) 德甲裁判员德甲联赛执法数据统计 (由于赛季中途做了手术的伊特里希执法场次不足5场,故未计算其场均黄牌数)

  已获得博士学位的坎普卡是本赛季场均黄牌数最多的裁判,达到了平均每场4.33黄,施蒂格曼、施罗德以及艾特金也是剩余为数不多的场均黄牌数在4张及以上的裁判员。最不爱出牌的则为上文提到的格拉菲,在其执法的18场德甲比赛中仅出示了45张黄牌、1张红牌,场均黄牌数仅有2.5张。

  上图中的“德甲执法均分”一列为踢球者根据每场德甲比赛裁判员的执法表现所给出的评分的均值,虽不是德国足协官方评分,但踢球者也是德国足球的权威媒体之一,其给出的球员评分以及级别的权威性一直是被业界认可的,故对裁判的评分的参考价值也较高。

  裁判评分与球员评分的模式相似,一般情况下为1至5分,1分最为出色,5分则最差,极端情况下还会出现0.5的超级高分以及5.5或6的不及格分数。

  本赛季德甲均分最高的是艾特金,拿到了场均2.24的高分,2.33分的格拉菲紧随其后,年仅29岁的雅布隆斯基、经验丰富的国家级裁判韦伦伯格以及45岁的温克曼分列3-5位。而不久前德国足协也正式宣布艾特金获得了本赛季的“德国最佳裁判员”奖。

  新晋德甲裁判施拉格则不幸成为场均评分最低的裁判,也成为了本赛季唯一一位均分达到4.0的,彼得森、考图斯以及奥斯莫斯则排名倒数2-4位,而德国第一哨布吕希本赛季发挥不佳,均分排名倒数第五。

  (图) 《踢球者》本赛季德甲执法表现均分最高与最低的裁判员(左:艾特金;右:施拉格)

  总体上看,26位德甲裁判员的执法表现得分分布较为集中,大多数均在3分上下,也体现出德甲裁判整体较高的执法水平,各位裁判执法能力的差距并不像英超或西甲裁判那样明显,这也是德甲裁判近年来的争议相对较少的原因之一。德甲作为最先引入VAR的联赛之一,视频回放技术的运用已颇为成熟,辅助裁判员提高了判罚准确度,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争议球情况的出现,目前官方已确认新赛季德乙联赛也将启用视频回放技术。但不可否认的是,个别裁判在德甲的执法中时常会出现尺度过松或对双方尺度不一的问题,无论是对比赛的控制还是对球员的保护都是不利的。

  除此之外,德国足协在年轻裁判的培养上也下足了功夫。近年来,无论是各大洲足联或是国际足联,均致力于培养年轻一代的优秀裁判员和助理裁判员,德国足协也不例外。本赛季德甲裁判员的平均年龄仅为37.3岁,是欧洲四大联赛中最低的,且年龄构成较为合理,在将裁判员强制退役年龄升至47岁后,既能保证经验丰富的老资历裁判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继续在德甲联赛执法,同时也能够带动年轻裁判进步,再加上对年轻裁判的重用力度之大,例如年仅29岁的雅布隆斯基,本赛季在其执法的12场德甲联赛中体现出了极高的执法水准,得到了业内外一致好评,踢球者给出的的执法表现均分也位列德甲第三,前途一片大好。

  德国足协在裁判的选派上也极具特色,不同于其他主流联赛,本赛季所有德甲裁判员在德乙中均有执法记录,并且除布吕希、艾特金、丹克特以及弗里茨外,其余裁判均参与了德丙联赛的执法工作。这并非是由于在德甲中执法出现失误而导致的“惩罚”,而是正常的比赛任务委派。德乙、德丙裁判员无法执法更高级别的赛事,但在晋升至德甲裁判后,依然会常规性地执法德乙、德丙联赛。

  编者认为,这样的选派模式可能会成为一把双刃剑,德甲裁判员人数较多,联赛球队较少,可能每隔2-3轮才会有一场以主裁身份执法比赛的机会,且视频回放中心位于科隆,VAR人选可重复委派,这样一来每周都会有几位裁判员轮空,到低级别赛事执法、保持状态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德乙、德丙与德甲的比赛差距还是较大,经常执法低级别联赛,在德甲与德乙、德丙之间来回切换,可能会不利于裁判在执法德甲时对尺度的把控以及对场面的控制。

  此外,德国足协旗下的裁判并没有特别细分裁判员和助理裁判员两种职位。例如曾作为助理裁判员随丹克特一同前来中超执法的德甲助理裁判员勒内·罗德,他在德甲联赛是固定以助理裁判的身份参与执法的,但在德乙以及德丙联赛中则是注册裁判员,可担任主裁。这样的德甲助理裁判还有很多,他们经常在德乙以及德丙联赛中担任主裁,并在德甲担任边裁及第四官员,一旦德甲比赛中当值主裁受伤,第一助理或第四官员可接替其工作(按实际情况分析),这种情况在其他联赛中是非常少见的。

  最后一个问题则是伤病。德甲裁判近两年来伤病不断,17/18赛季国际级裁判魏茨就因伤病影响在整个赛季仅执法了3场德甲联赛,本赛季布兰德年纪轻轻便患上了背伤,缺席了整整一个赛季的执法工作,仅能以VAR的身份执法德甲,成为了“德甲专职视频助理裁判”,赛季初施泰因豪斯也受到了伤病的困扰,自德丙第15轮起才开始以主裁的身份执法比赛,而伊特里希则是由于膝伤,在德甲第10轮后就接受了膝盖手术,提前告别本赛季。

  目前,新赛季即将开始,布兰德的背伤似乎还未痊愈,能否执法德甲还要打个问号。此外,赛季初伤愈复出的施泰因豪斯在上月女足世界杯的执法中再次受伤,直接缺席了新赛季前德甲裁判的体能测试,同样因伤缺席了体能测试的还有布兰德、格拉菲以及施托克斯。位于开姆尼茨的德甲裁判训练营近日也传出了坏消息,魏茨、弗里茨以及刚刚获得年度最佳裁判奖项的艾特金这三位经验丰富的国际级裁判员均因伤退出了体能测试,其中魏茨是脚趾受伤,另外两位的伤情则未向外界公布。据踢球者报道,还有两位德甲助理裁判未通过体能测试中的4000米耐力测试,原因未知。

  这7位裁判员以及2位助理裁判员将缺席新赛季德丙、德乙联赛首轮比赛的执法,并且必须在德国杯首轮比赛的前一天的体能补测中达到要求,才能赶上新赛季德甲联赛的揭幕战,不然新赛季德甲裁判阵容可能又一次无法实现“全员”了。

  这不就是那个评论区经常发的gif里被球员占便宜的女裁判吗手持相关gif的大佬响应一下